中国国际象棋梦想终于成真

2023-05-08 14:20中国体育报

  伴随着丁立人成为中国第一位国际象棋世界棋王,那份关于中国国际象棋“四步走”的蓝图近期被人们反复提及。

  中国国际象棋“四步走”战略目标是曾任中国棋院首任院长的陈祖德于1988年在北京老山看望国家集训队时首次提出。中国国际象棋协会原副主席兼秘书长林峰清楚地记得,当时包括他在内的国家集训队教练和领队刚开始都感觉目标有些遥不可及。但是国家集训队迅速行动,安排叶江川、徐俊等高水平男棋手分别做谢军、诸宸等女棋手的教练。“这是参照国家乒乓球队男队员给女队员当陪练的做法,从此开始了‘男帮女、老带新’等国家集训队的训练模式。”林峰说。

  “1986年国家体委开始组建长期的国家集训队,这对整个中国国际象棋水平的提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国国际象棋协会主席叶江川表示,这为中国国际象棋事业的腾飞“奠定了举国体制的基础”。1991年谢军为中国首夺国际象棋女子个人世界冠军,1998年中国女队第一次夺得奥赛女团冠军,2014年中国男队首夺奥赛男团冠军,至此“四步走”战略目标仅剩最后一步——夺取男子个人世界冠军。而在当时就已展现出非凡潜质的“90后三剑客”当中,丁立人是公认最有希望完成这一使命的棋手。

  丁立人1992年出生在浙江温州,4岁时,父亲丁文俊买回来一副国际象棋,在说明书的指引下父子二人一起解锁了这项智力运动。此后丁立人很快展示出过人的天赋,不仅在李成智杯全国国际象棋少年儿童冠军赛不同年龄组的比赛中多次夺冠,而且在17岁时就斩获全国锦标赛个人冠军。

  然而和很多投身体育训练的青少年一样,作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丁立人也在人生的关键节点上面临过学训之间的矛盾与抉择。“那是2009年的时候,我刚刚成为浙江队主教练,小丁父母对读书非常重视,在4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通了30多次电话,每次时间普遍在一小时以上,最后他们下定决心,不放弃国际象棋,但读书还是必须要兼顾的。”浙江国际象棋队主教练王文浩说,中国并不缺乏才华横溢的少年棋手,而丁立人不仅有天赋,更重要的是他的勤奋、自律和信仰。接下来丁立人像很多同龄人一样,顺利完成高中阶段的学习,后来又进入北京大学学习法律专业。

  刚刚进入大学的那段时光,巨大的学业压力的确给丁立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然而在开拓视野、拓展认知边界的过程中,丁立人也不断为国际象棋职业生涯积累了更加强大的动能。他原本有个规划,希望在学业告一段落之后,能在国际象棋上取得新的突破,没想到在他离开大学校园之前,新的突破就接踵而至。正是在北大读书期间,丁立人和队友一起,在2014年为中国队首夺世界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赛男团冠军,在2015年为中国队首夺世界团体锦标赛男团冠军。“中国国际象棋队一直有输送优秀棋手到名牌大学读书的传统,丁立人和女子国际象棋世界冠军许昱华、侯逸凡都曾在北京大学读书多年。”北京大学国际象棋队领队李晓鹏说,虽然北大的学业要求很高,课业负担较重,但他们都在北大读书期间实现了职业生涯新的重大突破。这不仅是因为优秀棋手本身具有良好的素质和潜能,同时也受益于北京大学对他们的“使命与担当——爱国进步与奋斗精神、纯粹与坚韧——不畏艰险与必胜信念、探索与创新——思想自由与不断超越、智慧与融合——知识赋能与视野扩展”等素养的培育。

  2017年9月,丁立人又站上一个新高度,在夺得国际象棋世界杯赛亚军的同时,首次拿到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候选人赛的参赛资格,为中国国际象棋翻开崭新一页。随后在2018年世界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赛上,中国队在格鲁吉亚巴统包揽双冠,当时腿部受伤的丁立人是拄着拐杖参赛的。“他非常喜欢参加奥赛,喜欢和团队一起奋斗的感觉。”国家体育总局棋牌中心国象部主任、中国国际象棋协会秘书长田红卫说,虽然那次丁立人是代表团队作战,但丁立人的母亲为照顾他自费买票出征,而且从没提过报销的事。“今天丁立人能够走得这么远,与家庭教育也是密不可分的。小丁的父母专注于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教育,努力呵护他的身心健康,却从不计较一时的得与失。”田红卫说,“为什么我们有些孩子很有天赋,却很难走远?下次举行李成智杯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反复提醒那些热衷于‘鸡娃’的家长们,不要纠结于眼前的胜与败、名与利,只有牢牢守护好孩子的身心健康,才有可能孕育出足够远大的理想、足够坚强的内心、足够坚定的信念。”

  即使在受疫情影响的三年里,丁立人也保持了非常好的自我训练,等级分长期稳居世界前三。“丁立人的最大特点就是职业生涯没有大起大落,一步一个台阶稳步前进,一旦上到更高的平台之后,他能够站得住,然后积蓄力量继续前进。”叶江川这样评价丁立人。

  与此同时,中国国际象棋队也在新的挑战面前不断推进新的探索,以期为最后一步战略目标的实现搭建更加契合现实需求的舞台。“近几年我们先后创建了两个国家队训练基地,一个在深圳,一个在杭州。”田红卫说,“丁立人主要在杭州训练,杭州棋院对他给予了较大支持。”在2022年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候选人赛上,丁立人越战越勇夺得亚军,创造了中国棋手在该赛事中的历史最好成绩。随后不久,他再次得到机遇的垂青。挪威棋手卡尔森正式宣布放弃卫冕,丁立人以候选人赛亚军的身份递补获得2023年国际象棋世界冠军赛的参赛资格。

  就在丁立人潜心备战世界冠军赛期间,以年轻棋手为主的中国队勇夺2022年世界团体锦标赛男团冠军。恰恰是这次意外之喜,促使国家队进一步展开了对制胜规律的研究。“之前有那么长时间没有出国比赛,而且派出去的都是年轻人,平均等级分比人家低,教练温阳也是第一次带队参加世界团体锦标赛,为什么还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田红卫说,疫情三年,这支年轻的队伍基本没有放弃封闭训练,队伍的管理和作风建设一直没有放松,始终致力于打造能征善战、作风优良的国家队,强化“祖国在我心中”主题教育。“那时卢尚磊刚刚结婚,我对他说,就先不要去度蜜月了,后面你们夺冠就是最好的新婚礼物,结果他们真的就把冠军拿了回来。世团赛的成功让我们更加重视国家队思想作风建设以及集体封闭训练的作用,国家对这次备战从方方面面给予了强有力的支持。”

  来到阿斯塔纳之后,国家队也努力将团队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反复确认有关比赛的各种细节,从后勤上保障丁立人参赛。“特别是加赛的局间10分钟助手和棋手见面的环节,这相当于篮球比赛的技术暂停,重要性不言而喻,为了踩点确认我们一直与比赛技术官员沟通到晚上12点半,他们刚开始给的解释我们不满意。”田红卫说,“两名选手咬得这么紧,一个细小的因素就容易造成失误,没有一点是可以无所谓的。我们的自我要求非常明确,一定要减少非技术性失误,除了丁立人在场内下的棋我们可以不懂之外,场外所有的东西我们都要搞得清清楚楚。”

  就是在这样的团队的守护下,丁立人在阿斯塔纳为中国国际象棋“四步走”的蓝图画上了最后一笔。

  “沿着陈祖德等前辈指引的路,从孙连治老师,再到林峰老师、叶江川老师,中国国际象棋事业就是这样一代代传承和奋斗,“男帮女”“老带新”,一步步走到今天,接力棒传到了我们手上。”田红卫说,必须清醒认识到,一个比赛的冠军并不会把我们的困难和不足掩盖住,比如后备人才的培养,相比于印度、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我们“00后”人才储备是非常堪忧的。“接下来我们必须继续制定好新的战略目标,继续把这个事业传承好并发扬光大。”

  本报记者 葛会忠

相关阅读

© 2003-2023 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hina Interactive Sports Technology Invention Co., Ltd.

关于我们|招聘信息|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port@sports.cn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0105094高新技术企业证书编号:GR202211004945客服及报障电话:010-67158866-800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1客服及报障邮箱:800@sports.cn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083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7号   华奥星空(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认证证书 信息技术服务管理体系认证证书  
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